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AG真人平台下注 > 科学资讯 > 你是无神论的拥护者么?

你是无神论的拥护者么?

2019-10-04 17:13

问:你是无神论的拥护者么?

我的一生是: 逆境比顺境多,痛苦比欢乐多。有时候受到点挫折就难以承受,上来那股劲就寻思觅活的。情绪十分低落,遇到点难事就迈不过那个坎,几次想用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来摆脱痛苦。

面对着这种状态,我把我的心理状态和邻居大哥谈了。他听了我的诉说后,对我说:“你不该有这种想法,这种想法是不对的。你还是找心里医生看看。” 我这个人平时非常节俭,我也不是什么身体上的疾病,不看不行吗?为我的这个心理状态花钱,我真有点舍不得。

一天,我在院里碰见一个邻居,她和儿子都信基督教。我和她唠嗑把我的情况和她说了。她就对我说,信基督教怎么怎么好。主会怎么拯救你的灵魂,使你摆脱痛苦。

她给我讲了很多,我到是听进去了,不过,反应不强烈,没有使我的心灵受到震撼。我怀疑对我能起作用吗?我信了基督教就没有烦恼了。能那么灵吗?要是我信了,照样有烦恼,我不就白信了。算了,心不诚。信也白信,不信了。

我还是信《国际歌》吧。“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往往有这种情形,有利的情况和主动的恢复,产生于再坚持一下地努力之中。”

说真的,毛主席的话我还能背出不少,《国际歌》就更不用说了。我就信《国际歌》和毛主席的教导,就一定能够战胜自己,走出阴影。

最后,我也没有信教,现在也很好。我不相信什么教、神能解决我的心理和思想问题。我过去不信,现在不信,将来也不信。我要永远做一个忠实的无神论者。3.23

《我不但拥护无神论,我还是坚定的无神论者》

我不但是无神论的拥护者,我还是彻彻底底的无神论者。小時候在农村,听过不少神鬼的传说和故事,别的小伙伴怕,我一点儿都不怕。因为别的小伙伴家境好,小孩子天黑后家长不让出门,便养成了不出门的习性。我的家境不好,八个兄弟姐妹饿死病死了最小的两个,也就不怕再死一个两个,所以很无所谓。爱玩就随你去玩,我就常常在村里成为一个幽灵,深更半夜常常应约出去赌钱。为了不被父亲找到又踢屁股又扭耳朵,我们便白天在坟堆里赌,夜里在山神庙赌,或蛇鼠出没的山洞里赌。有時油尽灯枯了,看不见亮光,扔下纸牌,就在破庙的草窝里和菩萨小鬼过夜,泥塑的菩萨鬼怪总是怪模怪样的就在身边,不仅不怕还很习惯。有時还揪一两下那些小鬼的鼻子。而山洞里,黑色的大蝙蝠扑朴朴的乱飞乱撞,颇有鬼的阴性,也居然不惧不怕。

年岁稍大一些,要出远门做小买卖了,胆小不敢走夜路是不行的,哥哥们说,要跟我们一道去山里也行,只是掉队了不许草包,不许又哭鼻子又嚎叫,不要怕鬼吃了你,我说笑话。于是开始锻炼胆量,在夜晚玩捉迷藏游戏時,有意掀开人家空屋的棺材板钻到木头里去,或是那些盗墓贼掏空了东西的空坟里,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了不得的可怕。于是好几次村里一大帮人去乌江对岸的大山里进山货,有一次我的担子挑重了,大漆黑的夜晚,过狗爬岩時,那峭壁上的二尺宽小路又陡又窄,我的担子被灌木丛绊了一下,扁担上的山货两头滑脱,同行的村人要忙赶最后一趟渡船,也管不得我了,匆匆前行而去,我就一个人被同行者全部甩下,落了单。天完全黑下来,知道只有靠自己了,再心里害怕也没有用,头顶只有遥远的天上的星星,脚下是汹涌的斯拉河的波涛,我如果在半空的峭壁上自己认怂,只需再让什么鬼东西绊一下,注定今晚就掉下这条该死的乌江最大支流,斯拉河里去喂魚。于是,一生中最危险也最无助的经历,便由自己的生死自己定了,我把六十斤上下重量的麻袋拉到身边,摸摸袋口,虽未扎紧,六十斤黄豆倒一点没打倒。就决定不要站立身子挑着走路了,也看不见路,干脆用背,一次背三十斤的一头,用屁股探路每次拖一袋,一步一步往前挪,挪过去十米,再爬回来拖另一袋。只要身子紧贴坚实的峭壁,脚下就不会打滑滚到江里去。反正哥哥即使是渡过了河去,发现我走丢了,也会千百计回头来找我,那時他就会找一根电筒或搞个葵花杆的火把来照路。

可是,等我汗如雨下,费了不知多少功夫才把那六十斤重的山货搬下狗爬岩的大山,挪到摆渡人的渡口時,那对岸的渡口哪里还有半个人影儿,只见个黑糊糊的一条渡船,孤伶伶的影子正被缆绳拴牢了在对门的野渡口江水里晃。我明白哥哥和村里的人们也是无可奈何了。大渡口的船家,深夜里从来声明是给多少钱都不开船的。何况先前時,大队伍求船家等一等掉队的我,一定等得太久,大家都是挑担子的人,很累,嘴上不说,心里是不耐烦的。哥哥又从来就知道我一贯胆大包天,性子逆瘴,谅我也会有法子熬过这一夜,便也不管了。反正他是有言在先的。这样,我已知道今夜任什么法子都飞不斯拉河这二十丈宽的大河去了,索性就安心来,抱着两条麻袋便在野渡口的大青石上睡了去。按理说,世界上要是存在神鬼的话,它们今夜该来把我吃了,或拖了去。可是哪里有什么神啊鬼的?除了江水的轰隆声,三秋里衰草枯木的飒飒声,什么也没有。

后来单位保送我带薪读大学。我主修中国古典哲学和古希腊哲学,更相信世界是由物质构成的。人死如灯灭,鬼不存在。神呢?更不消说了,坐过飞机,见识过高远,深遂无垠的虚空,你才晓得天上哪有什么玉皇大帝的宫闱和圣殿?那么神从哪里来?神是什么样的形态,人类真正的头顶三尺有神明吗?就自觉不自觉地做成了无神论者。谁爰信就去信,我坚决不信。再说,如果天地间有神有鬼,这星球早就让神鬼填满了。哪里还有人类立脚之地。

自己不是无神论者,说说小时候遇上的怪事,同村一个长辈出门回家后,小腿就肿的跟和大腿一样粗,卫生院,县医院看了好久都没好,最后老人们就迷信的找了个老头来他家看了,老头问了他当时的去处,就让他在途径的一个十字路口烧了些纸钱,并把一些纸灰土拿回家混了水敷在腿上,第二天就好了,那么多人都好奇去问怎么回事,他说老头说他回家是踩到人家给先人画圈烧纸钱的地方了,人家没取钱呢你把人家票给踩碎了,所以就缠上了,呵呵,很多人都不相信,但确是真实的,也就是那以后看见路边的画的圈就绕着走

当然是。完全是。肯定是。必须是。不得不是。

我的忘年之交的朋友,李申和习五一,都担任过中国无神论学会的秘书长。还有一个外国朋友,是美国无神论协会的会长。我交往的绝大多数朋友,都是坚定的无神论者。我的祖父辈,我的叔伯辈,我的家庭同辈,都是无神论者,不信神的人。都说,“人以群分”,我生活、学习的环境就是信奉无神论,所以很自然而然的,我也是一个无神论者。

我不但是一个无神论者,我更是一个激进的,纯粹的,大彻大悟的无神论者。我不仅自己信奉无神论,我还积极的宣传、推广无神论。我和很多官方的媒体予以合作,推荐了很多批判迷信的文章。比如,姚彬彬教授想发表一篇文章,但是由于题材敏感,很多媒体都不敢刊登,我义务的为他这件事情跑腿,一家媒体一家媒体的跑,与每一个编辑谈判,不断的宣传,推荐,求情,争辩,一连为他跑了40家媒体。施展先生想出版一本批判文集,我也为他与10几家出版社谈判。

这样做,不仅仅是因为我是一个党员,理应信奉和宣传无神论,而且是因为我认可一个道理:一个人总是把神的利益处处放在心上,就不会把人民的利益的放在心上。



有神论,本质目的上是为神服务,而不是为人服务。为了维护神的唯一性和权威,就要以种种不合理的规定和教条,约束和损害人的权利。如果所有的人都信仰有神论,匍匐在神灵脚下不敢动弹,不敢挑战教条和权威,整个社会发展的就会停滞,人文思想和人的尊严就会被贬损。

记得任继愈老先生曾经在学术研讨会上说:“如果科学无神论在我们国家站不住、立不稳,老百姓安身立命要靠求神,那么我们立国就失去了根本,就可能国家衰败。这是一个根本性问题。”任老师的话犹言在耳,给人警醒。

谁爱信就信,不爱信就不信,反正我信,一次回老家听说有一神仙说什么都准,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了,往他跟前一站,问,你干吗,你帮我看看,我说。他张口就说你今年在东南方向出过车祸,我说是的。给一百块钱就走了。我在昆山做水产生意,一次从苏州国巷托鱼回来和一车追尾断了两根肋骨,那是O九年三月二十七日(农历)我老家徐州,方向就西北东南。一次到昆山第三人民医院看病刚到大门前正好尿急,院内有厕所但因时间长了看不见男女二字,也没标志,又没人出入,正在我急不可耐时刚好有一身穿兰衣身高一米七五的样子进了厕所,当时我就毫不犹豫地也进去了,到里边一个人没有,又看了门后还是没人。现在想起来还是头皮发麻。 小孩受惊吓医院看不好找神仙一看便好。

曾经不信,后来亲身经历了鬼压床 不是睡觉醒来的鬼压床 是我没有睡觉突然动不了了 然后像有灵魂压迫我的灵魂一样 它往我身体里进 把我的灵魂压出去 然后我就念佛。它就受不了了 从我身体往外出 那种压迫感很难受 它出去了我灵魂也进来了然后一下子就能动了 身上一身的冷汗 正好是凌晨三点钟声刚响完 我家外面几只小狗突然叫不停我出去把它们抱到大狗窝里回床上刚趴下发生的事情 但是也没害怕。因为平时睡觉都很晚 我还在看书

信不信神自巳决定,我小时候,妈叫我提上香烛供品到庙里去敬神求保佑。妈跪拜神也耍我一起跪拜。我见菩萨坐在那里,我去摸他脚,看他动不动。这时,妈打了我一耳光,说,摸了菩萨肚孑要痛。从此,对神对菩萨都十分敬畏,神圣不可不恭不敬。

可是,解放时,解放军把庙里菩萨通通搬到山门外,敲碎后全是泥土草绳和木桩。他们没报复解放军和工作队。这下才使我知道,妈妈那时骗了我,从此,再不信神鬼。后耒我们学了自然科学,才知道,一切神魔鬼怪都是文人统治者用耒愚弄人民,让人们规规矩矩不敢犯上作乱。我几十年耒末烧一柱香,跪拜一次神,顺其自然过好每一天。神这东酉,信之者有,不信自然无。你愿怎么信就信吧。

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是信了,不亲身经历不知自然的奥秘,佛云,天地人神鬼,这才是整个世界的整体,由于我们肉眼凡胎,所见有限,很多东西我们根本人眼看不到,在你眼皮底下你也看不到,仿佛一道门,隔开了阴阳两界,甚至是三界,我们只能看到一二三维的空间,神界和鬼界我们无法到达。我亲身经历过和鬼神打交道,古人云:举头三尺有神明,我们每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就有很多大神保护我们,咱们的一举一动都有神仙监督,善也恶也,谁又能分得清,不过人只行善事,莫问前程就行。

本文由AG真人平台下注发布于科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你是无神论的拥护者么?

关键词: 无神论 拥护者